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易新設計 Atelier Neo.E

究竟建築設計該錨定的狀態為何?

已更新:2022年6月24日



2019年重返逢甲大學建築系,命題於”世界觀”的設定,世界觀的建立基本上是”設定的討論”。設計上期許同學抽離既定設計題目的解題操演,進入一系列之”設定的討論”,由自身設定之討論對象(苔蘚)為出發,找尋討對象(苔蘚)所該存有的外在世界(重力的物理世界)應該為何?建立以何種原則(流體力學)進行討論。上述內容則由同學建立初一個以擴散為出發,偏見式的設計命題,進而重新檢視你我存在的世界,在如此的過程中,藉由學生這一系列”設定的討論”,看見一個只存在在這樣”世界觀”的設定(第四自然)當中的建築設計,以及他們的建築觀。但抽離了苔蘚還剩什麼?? 第四自然,這是個階段性的完成。建立在蘇花改上位計畫的前提下,反思建築與綠化的意義。以氣流研究參照下,進行一個為了傾倒而存在的型態操作。 最終,刻意生產出一個權力性的方尖碑;思考一個加法的減法設計;設計一棟為了要傾倒掉而存在的建築物。

Decline / Regenerative Relay Station圮‧再生中繼站2020秋 設計者:蘇禾豐+洪婉婷

「在文明演變的歷程上,人類在原生自然(第一自然)上建造了為生理需求發展的農業景觀(第二自然);在文藝復興時期興盛的花園景觀(第三自然)旨在期望結合自然與人類,讓生長在這片土地的我們示意對大自然的敬畏抑或襯托建築的宏偉...」


在東部花蓮縣秀林鄉和平的土地上,政府上位計畫期望以永續、環保的概念切入這片開放敏感度較高的區域,而台灣水泥和平廠也因應此計畫目標成為永續循環的工廠,並且顛覆工廠的定位,期待能與社會共存共榮。


我們提出了另一種介入建築與自然的方式,重新審視自然之於人類的態度,在第三人為的介入過程,期望能將人為的成分最小化,讓自然自然地進入建築,我們稱為這樣的過程為先自然-從時序與概念上,

藉由先自然的過程讓自然在建築中自主發展,進而野化、衰敗,回到原生自然,成為我們定義的第四自然。

文章同步刊載於台灣建築學會會刊雜誌2021年10月號 (學會會刊第104期 P.46-P.49)


7 次查看0 則留言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